• 在线画廊
首页 >> 艺术前沿 >> 前沿阅读 >>单纯与静穆—再识布朗库西
详细内容

单纯与静穆—再识布朗库西


高更曾经说过:『一种从某种无法形容的神圣之畏惧中所提炼出来的愉悦,这是由于我瞥见某些远古的事物……一种古老之愉悦的芳香……一种雕像般的凝固之动物的型态;无法形容的古老,神圣与宗教般的气氛在他们之姿态的韵律裡—它们之尊严非凡的不动性裡。』。布朗库西知道自己是心内激烈情绪感觉的神秘主义者,如同高更所描写的状况。这种神秘的趋势配合一种精神,能够展开一个观念,而使他成为很有时代感觉且富有原始生命力及灵异特性的麻醉性雕塑家。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布朗库西诞生在罗马尼亚喀尔巴阡山脉下的乡村裡,在这种宁静的大自然裡孕育出他纯朴气质,就连他的作品也显现出这种气质。纯朴的气质反映到他的思想是『单纯』;反映到他的作品也是『单纯』的意念,『单纯』的形,『单纯』的结构,『单纯』的节奏……等。或许有人会说,他作品的形式太过简单、乏味、单调,太过概括性……等等,但是,『简单』与『纯粹』这二大支柱的内涵,浓缩成『单纯』这个词的意涵 — 这是他个人生命的特质,而且更是他作品的特质。中国画论常常在强调人品与画品一致性的重要。布朗库西的人与作品符合了上述一个画论的论点。布朗库西进一步解释『单纯』,他说:『单纯性并不是一个目标』,『但是当一个人趋近了事物的真实的精神时,他便不知不觉地达到了单纯性』。近代美术史学之父温克尔曼(J.J.Wincklman 1717-1768),把古代希腊美术的普遍性特徵确立在『高贵的单纯与静穆的伟大』这二句话立论的观点上。『高贵的单纯』指的是外在的形式,它讲究的是用『少』的手法表现出『多』的精神内涵。他批评巴洛克艺术已经失去这种『简洁的智慧』;『静穆的伟大』指的是内在的精神。温克尔曼分析说:『正如同大海的表面,即使汹涌澎湃,它的底层却仍然是静止的一样,希腊雕像上的表情即使处于任何激情之际,也都表现出伟大与庄重的魂魄。』。


布朗库西的作品刚好符合上述希腊美术或者泛指古典美术的重要观念。只是温克尔曼所提的古典美的形式是具象的,而布朗库西所採取的形式是抽象的。基本上,布朗库西作品精神上的特性是古典的。也就是说,古典美术的理想性及永恒性布朗库西也是具备的。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1926年,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1876-1957)的铜铸作品『空间之鸟』运送到美国画廊展览的时候,美国的海关,认为『这是一块普通的金属,它应该课税』。布朗库西说:『那是艺术品,不应该被课税』(艺术品免税),因此,双方引起官司诉讼及论战,在一、二年之间,美国报纸不断的质疑『空间之鸟』是不是艺术品,甚至语带讽刺,而且反弹激烈。譬如:请问,这是艺术吗?(1927.10.22纽约晚报);如果这不是艺术,这是什么?(1927.10.28WARBEN PA TIMES)艺术等于问号(1927.2.24世界日报);『是鸟,射它』(1927.10.22纽约镜报);『如果这样,这是艺术,我就是水泥匠』(M Kracke 1927.2.26)1926年布朗库西的『空间之鸟』这件历史性事件的诉讼案,给美国社会一个特殊的机会讨论现代艺术。在当时一般人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布朗库西那种抽象造型的作品。经历七、八十年之后,在台湾社会,甚至艺术界,现在,还是存留许多上述美国人心中同样的疑惑。而且还再重演之中,还未落幕。


现代艺术开始于形的抽象化,而抽象化那么难懂,主要是因为抽象形的本身是个『谜』,也是个『迷』,第一个『谜』,好像是谜语一样要人去猜想,第二『个迷』,是迷恋的『迷』,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喜欢上了,会迷上他。布朗库西勇于用一生的精力,去揭开抽象造型的神秘面纱,他的研究方向,採用的是几何的抽象,他把世界上森罗万象的形简化成立方体、锥体、十字体、椭圆形、圆柱体、半球体、锯形体……来处理。现代画之父塞尚(Paul C’ezanne1839-1906),在布朗库西之前已经有了把世界上的形体归纳成圆球、圆锤、立方形等三种基本型的概念。布朗库西把塞尚的以及自己的抽象几何概念化为立体的雕塑,来解开『形』(From)本身的本质性谜语。解谜的过程,相信是艰辛的,英国雕塑家亨利摩尔(Henry Moore1898-1986)也是一样,不过,亨利摩尔找到『骨骼』的借因,问题相对的比较容易解决,而不朗库西的问题比较难以克服,不过,『形』的问题一旦被克服,也就是说,它被命名了,被创造了。因此无限的意义与想像空间也会被侷限了,难怪他的作品『无尽之柱』(高29.35公尺)于1937年开幕典礼时,他说这件作品如同『未完成的』(inachevée)。


blob.png


blob.png 


1926年,布朗库西原创风格的布幕从法国的巴黎延伸到美国的纽约,意料之外却遭到风雨的吹打。『空间之鸟』的官司缠讼一、二年,最后的结局是布朗库西赢了(1928),在艺术界而言,这不仅是布朗库西的胜利,也是现代艺术的胜利。著名现代艺术评论家赫伯特‧里德(Herbert Read),有一段话说:『一个敏锐的雕刻的观众,必须知道如何把造型当造形来感受,而不是描述或说往事之类……由于哥德式之文化,欧洲的雕刻已经过度地长满了苔藓、水草—各式各样的表层之赘疣,它们已经完全将纯粹造形隐匿了。布朗库西独特的任务便是在于如何地挣开这些秀草的繁殖,而再度使我们对于造形有所认识。如果站在做为雕塑家的他的立场来讲,我们可以说,布朗库西只是在揭开『把造形当造形』来研究的序幕而已。而我们受益的是『再度使我们对造形有所认识』的这一件事情。前者是他阶段性的『任务』,后者是他阶段性的贡献。



结构主义的戛波(Naum Gabo 1890-1977)与布朗库西的作品都是在表现一种宇宙的精神实体;而且,同样都很有现代感。不过相对而言,布朗库西的作品就显得相对古典,戛波的作品就显得相对现代。这二者有所不同源自于:布朗库西的思想启因于原始艺术简单、宁静、朴素的心灵,他採取的『形』很多也幻自原始艺术的『形』,并且採用的材质又多是原始的木材、石材、青铜……所以作品显得韵味古朴。而戛波的思想启因于前工业时代的影响,他採取的材料又多是现代透明的玻璃、塑胶……等素材,所以呈现的『形』就是现代科技的象徵线体。



blob.png


  神秘

blob.png


 布朗库西作品另一特质是神秘性的冥想风格。当我们直接站在布朗库西的工作室之中,或者间接观看他工作室的照片(尤其是他自己拍摄的工作室照片),我们都会觉得他工作室的整个气氛是宁静、神秘,甚至是神圣的。


blob.png

斯坦丁·布朗库西(罗马尼亚语:Constantin Brancuşi 罗马尼亚语发音:[konstanˈtin brɨnˈkuʃʲ],1876年2月19日-1957年3月16日),罗马尼亚、法国雕塑家和现代摄影家。他是继奥古斯特·罗丹之后,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雕塑家,被誉为现代主义雕塑先驱。他在1904年进入布加勒斯特国立艺术大学就读,毕业后前往巴黎发展。在完成传统学院训练后,布朗库西受到非洲艺术和罗马尼亚民间艺术熏陶,逐渐形塑出他独特的雕塑风格。

布朗库西的雕塑作品常选用铜、大理石、木材和石膏素材,刻划卵形及飞鸟等抽象的主题,引领视觉艺术领域的前卫思潮。他在1910年接触立体主义并受其影响,开始尝试以有限的题材,透过不同材质的运用进行创作。1938年,布朗库西在特尔古日乌完成战争纪念碑创作,完整融合建筑与雕塑艺术,成就艺术史上的一项里程碑。

(来源:图像与眼睛)



——The end ——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