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画廊
首页 >> 艺术前沿 >> 前沿阅读 >>文字知识是艺术的监狱
详细内容

文字知识是艺术的监狱

blob.png



文字知识是艺术的监狱


作者:蒋安平

 

 

 

一、知识的来源

    

人类世界的所谓“知识”是指人的意识判断认知后形成的系统信息,它是人作为智慧群聚生命的意识共识区,也是个体与整体意识链接条,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意识区,也是人们灵魂最容易迷失的精神区域,对于群聚智慧生命而言知识如同计算机的指令键,一经发出便可使所有数据运行起来,人类就是计算机中的那些数据,一种信息形成知识就如同指令,即便是错误的也难更改,人们常说的“知识改变世界”就是这个意思。

   

人类知识主要有两个来源。

 

1 脑知识

 

“脑知识”是一种人自身长期不断实践和学习在大脑中累积而成的经验,这些知识主要由大脑皮层接受各种信息进入中神经处理后形成系统信息,这些信息在各种生产方式与实践中反复不断的过滤最终形成系统知识,因此,在此统称为“脑知识”,脑知识的形成有如当今的计算机运作模式,脑知识在人类工业革命之后成为人类主流知识,有些知识已成为后人类生存的社会固定法则。

 

产生于大脑的知识用于理解物质世界的表象并没有问题,但是,世界和生命除了外部循环系统同时存在内部循环系统,“脑知识”在描述宇宙与生命本质时开始意识混乱,这种意识混乱导致人们对世界和生命本质意义失去判断。很多脑知识是人类与源头失去链接之后的意识变异,一些脑知识只是自我意识监禁,有些脑知识则是地球奴役系统的意识控制。因此,人类目前这部分的知识非常杂乱,特别是工业革命“脑知识”成为主流知识、而且是唯一的知识之后,人类意识变得更加堕落,这种状况偶尔去感受一下都觉得内心发凉,有时候觉得用“不幸”这个词去形容也只是有共识的少数人的感受而已,因为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类并不这样认为。


 2 心知识

 

所谓“心知识”只是人类一些觉悟者悟到的宇宙自然智慧,这类知识来自宇宙源头,它们为人类少数开悟之人所接收了而已,就像隐藏在天空中的图书馆一样被人打开了大门,这些人便获得了这些宇宙知识而觉悟,这些觉悟者领悟由此了悟本质的宇宙与生命智慧,但是,这些智慧经流的端口不是大脑,而是心,是人的内心与宇宙源头链接后的意识传导,大脑的作用是后期处理和过滤,文字和语言更是后期的技术手段。

 

佛陀开悟不仅仅是闭上眼,同时也停止了脑子的一切运行,一切皆空,只剩心,最后连心都是空的,因而开悟,得大智慧,可这并不是什么神话,也不是什么玄学,它只是一种宇宙智慧的学习方法而已,佛法就是释迦牟尼开悟学到的一部宇宙知识大典,这种智慧用脑子是一万年也是想不出来的。世上所有智慧者都是心开悟后而获得了宇宙知识而已,因此佛陀说“一切言语皆为虚妄”是说的即是此意。所以世上所有的“修行”都只是“修心”,从根本意义上讲心修好了,宇宙智慧也就能流心里了,否则只能装些无用或者用脑子计算的知识而已,所以,如果说文字与“脑知识”有用的话它无非是让人更深刻理解了“心”与“心知识”而已,而不是凌驾于心之上。

 

blob.png

 


二、“脑”是线性思维、“心”是全息思维

 

人的大脑皮层的与脑中杻神经是感知处理器,如同计算机中的CPU,大脑并不承担人与宇宙智慧源的链接功能,眼、耳、鼻、舌、身、意六识感知系统都只是生命外在触角终端,经由六识认知的信息再交由大脑处理后的知识都只是世界的表象,这类知识都是“脑知识”,这种知识对世界和生命的认知都止于物质世界,也即世界的表层,而不是世界的本质。

 

宇宙本质即“心”,也即精神,宇宙也是心、能量、物质的合一体,对于生命而言体现为心、灵、身合一,因此心、灵、身合一也是宇宙赋予人的运作模式,也即以“心”为基础的生命全息运作模式,大脑在生命系统中担任意识信息计算处理工作,心、灵、身为之下定单,所以即便人睡着了大脑也一样会自行开工。西方心理学所涉及的所有知识便只是人体大脑皮层、以及大脑中枢神经处理出来的人的情绪意识和规律,不是“心”以及“心知识”,只有在心、灵、身清醒合一的情况下人才可以叩开“心”门获得“心知识”,而不是在大脑皮层下,更不在大脑的潜意识以及梦中。

 

弗洛伊德成名作{梦的解析}是一本奠定现代西方心理学的巨著,然而{梦的解析}只是一本解梦而非解“心”的专著,它所围绕的全是人睡着后大脑工作状态的分析,这些大脑运作处理的信息有的是意识回忆,有的是意识呈现,但都只是大脑贯性影像片段,这些影像与意识在大脑中重组回放,就像电影胶片记忆影像片段自动播放,每当人入睡后大脑便会自动播放,人醒来后依然会记得这些影像,这些只是大脑的残存记忆,都不是生命源头意识,它不是生命内在运行规律,更不是生命源头意识。

 

生命源头意识只存在“心”里,心既是导演,也是主角。大脑只是负责把“心”中信息串起来成为影像。因此,即便如弗洛伊德和荣格类的西方“心理学大师”也只是曾经在“心知识”的门前徘徊过,他们并不曾真正叩开过“心”门,他们的所有认知依然只是六识与脑部运作处理出来的表层知识系统,这些知识最多只是从门缝中窥见了“心”而已,整个西方知识系统乃至整个世界严格来讲都是“脑知识”,之所以如此说一点也不为过,只要你睁大眼睛看下今天的世界就会明白一切,今天的人类世界就是“脑知识”的计算运作模式,今天的人类看似自由,而实际全世界都掌握在一台大的计算机中,根本原因就是工业革命后人类文明便完全建立在“脑知识”之上,今天的人类世界也是一个“脑知识”凌驾了“心知识”的时代。从智慧生命的本质上讲今天的人类是无“心”的文明,人也是无“心”之人,而智慧生命的终极安全感来自于“心”,心安则命安,心好则一切安好,人类的一切痛苦根源就在于“心”被监禁,心被凌驾。

 

在心、灵、身的生命系统秩序中大脑是线性的运作方式,心灵是全息感知方式,大脑是身体的指挥中心而不是心灵的指挥中心,因此人以“脑知识”的方式探索宇宙是无法获得源头智慧的,实践证明无论什么样的脑都只是信息处理器,它所处理呈现出来的知识都是计算出来的程序规律,而不是宇宙的源头智慧,宇宙源头愿望不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就如同爱无法量化一样宇宙与爱一样只能用心接近,用心感知,心是全息运作的方式,心也是最高的全息智慧处理器,它的速度与创造力是大脑远远达不到的,宇宙中的高级智慧生命和文明只是开发“心”与“心科学”而已,并把“心”知识与心科学运用到实践中,因此它们在宇宙中可以来无影、去无踪,因为心速度比大脑快得无法想象,心科技也与脑科技高得也无法想象。佛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即是此意,在更高的宇宙文明中智慧生命是可以做到瞬间造万物、瞬间化万物的,宇宙中只有“心”的速度与能力才是最快、最强大的,“心文明”也是宇宙真正的高级文明,人类如果不能清醒地意识到这点,一直唯“脑文明”至上最终结果是终结人类自身存在。


当今主流科学遇到的最大瓶颈便是“意识科学”,也即人类科学们遭遇更高级的“心知识”的大门,人类科技走过二百多年今天终于发现“脑知识”的尽头是“心知识”,只是当今科学界对于“心知识”所涉及的一切一无所知,如何攻破这一难关是二十一世纪科技界的最大课题。

 

西方习惯把“心知识”当玄学和神秘学,根本原因是西方建立在“脑知识”上认知所产生的盲点,所有脑知识在心知识的面前如同文盲遇上教授,更严格来讲“脑文明”与“心文明”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上的差别,人类在未来进入宇宙星际文明之后必将遭遇在高级宇宙文明面前自身如同文盲一样,实际地球人类今天的情况已然如此,外星文明一直存在地球,它们的意图至今我们无法了解,也无法接近,真正的原因是人类文明的“脑文明”与“心文明”相比过于低级而无法与之沟通。

 

以“脑知识”方式也是无法认知“心知识”内在运作模式的,这是两种不同级别、不同层次的运行系统,而由内至外的认知却是非常容易的,这也是宇宙万物的运作模式,人类二百多年来在西方主导下致力发展“脑文明”、并以实证科学为判断标准,导致人类内在生命认知系统成为死角,人对自身内在情感、情绪、直觉这类高级的内在运动规律毫无所知,更谈不上成为文明的系统知识,因此,今天的实证文明模式导致人类如同行走在荒漠中的无心巨大机器人。

 

人类必须要放弃唯实证之上的唯一信仰、学会用“心”的全信方式去认识宇宙,人类近三百年来的实证科学与知识都只是产生于大脑的线性认知模式,这种模式与知识只是生命六识的外在运作结果,是生命外部运作的“脑知识”,今天的时代也是一个“脑文明”时代,宇宙与生命本质是精神存在,同时也是一个意识、能量、物质合一的全息体,宇宙与智慧生命的中心在“心”,心是宇宙万物的起点也是终点,“心文明”也是宇宙中真正的高级文明,生命是由内至外全息感知与运作模式,宇宙也是由“心”这个源头出发幻发万物,这个内在运作模式也可以称为“心知识”系统,是造物中心,也是宇宙自然万物的根本运作模式。

 

“心知识”与“脑知识”是两种对立而又同时存在生命之中的意识体,也是宇宙与生命的两个对立统一的运作系统,如阴阳、如黑白、如虚实,它们是宇宙与生命意识的全息存在,实证科学的立场否定了宇宙的精神本质,同时也就否定宇宙与生命的全息运行模式,也就排除了宇宙万物的多样性,其结果会导致人类文明的单一而无知,宇宙中所有单一无知的文明都是排他的,这种知识延伸的文明因不具有吸纳与包容最终会走向终止。

 

blob.png


 

三、龙族与华夏文明

 

华夏族也被称为“龙族”,是地球上最早的农耕自然文明,文明始于中土,龙族灵魂来源自于高维宇宙,是宇宙中的“心文明”者,人类是来自高维龙族灵魂基因与地球水生命结合进化而来,也可以理解成外星龙族创造了地球龙族,龙族拥有高维宇宙智慧与灵性科技的“心文明”,地球的龙族时代非常久远,大致是圣经所说的上帝创造人类,在中国被称为山海经时代,大不列颠词典称为“中土时代”,那是地球生命史而并非神话传说,龙既是图腾也是种族。龙族也绝非只指华夏中土,龙族时代泛指地球上曾经的历史时期,是文明代称,北欧一些国家至今还保持龙族的记忆与传统,基督教文明成为欧洲主流文明之后才被慢慢抹去这段记忆。

 

华夏龙族数万年来由于地势封闭,工业革命前一直较为稳定,一直至一百年前农耕文明也没有本质改变,近二百年的历史变迁是华夏文明最大改变,也是地球历史最大的改变,这种变化实际就意识形态来讲是由“脑文明”完全取代了“心文明”,因为意识坠落龙族的“心文明”在地球上并没有迅速地发挥真正的领导作用,人类在承受与自然抗争的痛苦中也就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用“脑”,用脑可以让人类战胜自然给人类带来的痛苦,人类也因此由农耕自然“心文明”转变成依托工业技术的“脑文明”,由与自然合作转变成奴役自然,这种转变从短期来看人类获得极大解放,从长远来看人类开始与自然万物对立,也确定了未来将以征服者姿态进入宇宙的角色,这种选择实际是以自然万物为奴役对象,而这样的文明也必将招之自然万物的报复,且不说人类的“脑文明”是否有征服宇宙的能力,宇宙中的高级文明相对低级的文明具有绝对优势,人类目前三维世界的“脑文明”和脑科技远在宇宙“心文明”之下,人类以这样的无知心态进入宇宙其后果可想而知。

 

自然,三百多年来工业革命其成就是无法忽略的,犹其技术革命为人类带来巨大进步,只是人类今天对于科技的过分依赖导致人与自然的关系接近崩溃,人类自身的社会基础也变得异常脆弱。三百年相对人类历史只是弹指一瞬间,这三百年对于人类来是巨大进步同时也是犯下巨大错误的瞬间,未来如果人类还想让自己的后代活下去,今天唯一能做的就是掉转心念发展“心文明”,把已获得的技术用于开发“心文明”,只有开启“心文明”是人类未来唯一的出路与大门,没有第二。

 

生命来自自然,回归自然,生不带来什么,死后也不带走什么,人在自然中只是走过一回,人与自然万物合作而非奴役自然万物,这便是华夏农耕“心文明”核心本质,是宇宙高级文明的法则,也是与“脑文明”的本质分别,在“脑文明”的控制下地球近二百多年来承受的破坏是过去数百万年的总和,这也是工业革命后人类选择征服者“脑文明”所导致的严重后果,从人类文明源头追逆至人类世界今天所面临的种种困境与现状,纵观当今全人类的文明与知识系统,人类最终会发现只有中土华夏“心文明”才是自然秩序的守护者,也是这个星球的真正守望者。

 

 

blob.png


四、甲骨文与龙族史前经典的消失

 

大约八千年左右前,特别是仓颉造字后龙族开始进入地球人类历史,上下八千年是龙族后代慢慢适应地球的过程,也是渐渐忘记自己真正历史的过程,上下八千年看似进步,从源头上追寻却是龙族慢慢退化的过程,因为维度塌陷导致龙族整体意识坠落,而忘了自己曾经是来自宇宙的高级文明,最早的三皇五帝华夏祖先们都是龙族的指导灵转世,他们都是来到地球传导龙族的高维宇宙知识,由于维度塌陷导致人们意识严重退化以至于无法以高维方式传导,就如族人从空中掉在原始森林后由于年代久远便变慢慢退化,最后失去所有感知表达能力成为原始人,人类所知道的上古蛮荒时代其实就是人类最堕落的时期,正因如此,华夏人文始祖们从高维宇宙空间回来帮助后人恢复记忆,只不过这种做法是以灵魂转移下来而已。

 

象形文字正是在龙族后代坠落到地球后慢慢演化而来的文明传导方式,所谓“象形”即是教化之意,就如大人教小孩,老师教刚上学的学生,华夏文明始祖们以孩子能理解的方式来传导宇宙智慧,而不是教科书上所说的所谓古代原始文明的慢慢进化,最早的许多甲骨文汉字显示了非常高级的宇宙智慧,这些宇宙智慧绝非所谓地球原始人可以悟到的,也绝非是生活慢慢进化而来的,世界上四大象形文字都暗藏着无限天机而绝非简单的生活记录。汉字的不断改革造成源头断裂和意识混乱,于是,华夏龙族的源头历史便成为了神话传说。

 

然而,这一切还与东周末年龙族的史前文献经典一夜间全部神秘消失有直接关系,东周末年由于政权更替华夏史前文献一夜被全部焚毁,现存的“尚书”“春秋”“史记”一些历史经典是孔子后来改变的,真正的华夏龙族历史在二千多年前孔子主持的那一场大火中消失殆尽,龙族后人从此便无有了一切祖先的源头历史考据文献,只是从近年出土的北方红山文化与四川三星堆又找到龙族作为地球高级文明最早存在的物证,特别是红山文化中的黑皮玉,这些在土地中沉睡了万年以上的大量史前龙文明的物证,充分证明龙族在地球上最早的历史,龙族绝也不是一种神话传说,华夏文明远非上下五千,中土龙族文明远远在两河文明之前,更在埃及文明之前,华夏龙族文明是地球智慧文明的源头。

 

由于没有史前文献经典,华夏后人便慢慢与龙族历史记忆失去链接,特别是历史上的多次文字改革,使得华夏祖先传导的源头文明慢慢消失殆尽,今天的简化汉字以及它延伸的文字知识几乎与龙族源头文明毫无关系,然后你却会发现在所有华夏宗祠庙宇中龙永远是唯一至高无上的守卫者,这便是真正的历史,因为失去文献经典的记载、龙族后人把祖先历史当成了神话,当成了文化符合,因此造成的人文价值观混乱使当今华夏文明成为了无源之水,今天,对于一个曾经在地球上创造过高级文明的种族来说,今天绝大多数国人都是没有源头智慧的空心人,二百多年来西方人文价值之所以越来越强势主要是华夏文明自身衰变,其主要原因与文字简化后形成的源头人文意识断裂有直接关系,近代国人表现出的文化不自信和盲目崇拜西方价值,主要原因是自身源头人文空虚而由西方人文价值填充了而已.今天的国人就如老屋子住了新人,旧主人早已没有了踪迹,今天的国人从人文意识上讲绝大部分都是真正的香蕉人。

 

与文字知识相比较而言,艺术所受的影响要小得多,因为文字与文字知识从来不是艺术创作的源头知识,全世界的艺术家都如此,因此艺术才可以无国界,就人文意识而言中土一直是世界的源头,只是由于意识坠落,今天的龙族后人不再有能力呈现这种精神力量,但是人类源头意识与力量至今一直在中土沉睡,而近二百多年来西方后人却在追寻这种源头力量,或许有一天这种源头力量在西方崛起也未可知,因为这不是不可能的,毕竟全人类智慧种族都曾经是一个家族。

 

 

blob.png


 

五、“艺”的源头

 

华夏文明的源头宇宙智慧一直隐于艺术之中,不仅仅艺术创作的源头知识不依赖于源文字知识,主要原因艺是与心直接相连的,文字与文字知识所造成的意识隔离并不能抹去心与艺的相连,只要心在艺便在,宇宙智慧便在。“艺”字也是最古老的甲骨文字之一,半跪的人双手扶植植物即为“艺”,意指“艺人”即是生万物、养万物之人。古老华夏文明对“艺”的定义绝非简单,它准确地解释了艺术与生命,艺术与宇宙的源头关系,华夏人对艺术的理解远在西人之前,一个“艺”字即把艺术的源头意识传达得清清楚楚,简化的“艺”以及“艺术”二字则完全丢失了艺术的源头核心人文价值,汉字实际五千年以前就开始形成,仓颉造字已经是一个后期系统化工程了,而这也是世上最早的系统象形文字。


blob.png


甲骨文中的“德”字是汉字中最重要的文字之一,“德”也是华夏文明的源头核心人文意识,行走之人眼睛往天上看即是“?浴弊,这里的天即指宇宙自然,“德”即是地上行走的人拥有宇宙自然智慧,“德”也是宇宙的最高智慧,这是最早关于“?浴弊值暮猓庵侄杂宙与生命关系的认知放在几千年后的今天也是智慧标杆,而华夏后人的教科书却把拥有如此高级宇宙智慧的人描述成原始部落人,“德艺双馨”更是华夏文明对艺人的最高要求,有才华且能传导宇宙智慧的人方能被称为“艺人”,?砸杖币徊豢伞U庖彩枪爬匣奈拿鞫砸帐跤肷钌羁痰睦斫狻

 

当今西方现代艺术理论体系中,“德”与“艺”是不能合二为一的,对于艺术家而言“德”与“艺”也不能相提并论,原因在于西人对“?浴钡睦斫馐侵钢淙诵形囊恢肿钥亓Χ怯钪嬷腔郏庵掷斫馐且恢职焉朐赐非卸系娜现彩俏鞣揭帐跫盖昀醋非笸庠诜⒄沟母驹颍鞣蕉浴暗隆钡睦斫馐刮鞣揭帐跏焓ス丶赐沸畔ⅲ?砸辗挚笫拐嬲脑赐啡宋囊帐豕弁耆叩因而西方艺术一直重形式轻精神,重技术轻智慧,正是这种关键源头意识的缺失导致人文意识价值完全断裂,在西方人文艺术的领导下,近现代全球主流艺术界意识混乱而堕落,当今全球当代艺术呈现出光怪离陆、违背艺术发展规律的根本也在于此。

 

因此,“德”与“艺”对于艺术和艺术家来讲是不可分割的源头人文意识,而不仅仅是今天人们理解的人的行为力量。“?浴笔怯钪嬷腔郏耙铡笔遣呕氲5保苯裎鞣揭帐跸低呈墙⒃诙浴笆酢钡氖鸵逵胙芯恐希选暗隆迸懦夂蟮娜宋囊馐兜扔谑前焉暾圆鸪耍虼耍」芪鞣揭帐跫也⒉蝗庇谩靶摹贝丛煺撸凇澳灾丁钡氖贝魏蔚胤降闹髁饕帐醵疾换崾钦饫嘁帐跫遥淖帧澳灾丁毙纬傻娜宋募壑倒酃哿杓萘巳死嗨小靶囊帐酢保虼耍蚍段诔艘恍┥偈褡搴头俏幕行牡厍梢哉业揭恍┱嬲囊帐跫遥贝澜缰髁饕帐趸疽浴澳灾丁毖由於吹摹澳砸帐酢蔽鞯迹虼朔⒄沟浇裉熘灾皇O轮Ю肫扑榈墓勰詈挽偶迹苯裰髁魇澜缫帐醪荒艹晌嗣堑男牧楸旮司秃苋菀桌斫饬恕

 

华夏文明在几千年前就提出艺人“德艺双馨”的标准,这种对于艺术和生命的深刻理解难道不是一种至今无法超越的标杆吗?!放眼当今全球艺术界种种乱象相对这种标准难道不是一种严重的堕落吗?!


为什么迄今为止人类依然视如之高的宇宙智慧为蛮荒文明!?

 

西方艺术之所以成为世界艺术主流,除了西方工业文明成为地球支配文明的决定因素外,在于西方社会对学术与思想的尊重,也在于西方现代文明对于社会分工的重视,在西方艺术系统中,由艺术衍生出来的一切学术思想归属社会学层面,属于意识形态社会学,不是艺术创作的源头知识,更非艺术创作的指导思想,因此,西方艺术系统中永远不会用艺术批评和艺术理论凌驾艺术创作本身,艺术的源头思想永远在艺术家身上,所以尽管当今西方艺术看起来很乱,却永远有着艺术的自由精神与法则存在,即使在金融垄断一切的今天他们依然坚持这个原则,这是西方社会与艺术系统中的共识,也是他们可以引领全球艺术的关键原因。

 

艺术批评和学术理论归根结底为文字知识,也即“脑知识”系统,批评和学术理论所涉及的核心是指艺术发生的源头,而这个范围的所有涉及都只是艺术家灵魂与源头的对话,这是一个超越文字知识的灵魂体验现场,也是一个“心知识”呈现现场,所有不是主角的观望都只是一种描述,一种观望的姿态可以有很多种,但都是只限于个人观感而已,这种观感只是分深度理解与浅层理解,而所有不同的观感都不能取代和凌驾艺术现场经验,离开现场经验的任何文字知识都只是一种描述与形容,所有感观、描述与形容都不能成为艺术创作的指导知识。

 

因此,传统的中国绘画艺术只有创作心得与体验总结,这种心得与体验才是艺术现场的真实描述,也是旁观者最近距离的与艺术交流的媒介,这种媒介也是艺术最客观准确的被社会认知渠道,这些信息其实已经包括衍生的一切学术思想。艺术理论与批评作为一种意识形态艺术社会学,是社会学系统中的一支再生艺术力量,这种衍生的力量不能取代艺术的现场经验,没有了艺术现场经验也就没有了艺术的存在,树枝再大也取代不了种子,何况艺术理论与批评只是一种艺术观感,相对艺术现场经验而言连树叶都不是。

 

当今艺术界理论与批评之所以凌驾于艺术创作之上成为一种权力,根本原因是人类进入消费与商业文明后奴役系统对艺术的一种侵蚀手段。艺术是真正的“心知识”,是源头智慧,这种源头“心知识”奴役系统绝对是不会放任自由的,有史以来奴役系统从来都是严格控制着这个领域。因此,今天全球主流艺术界已被奴役系统完全控制,绝大多数的主流艺术家则成为金钱与权力的走卒。

 

造成今天人文意识的混乱与堕落,归根结底是文字形成后的后天人类知识取代人类源头文化,人类以后天知识和体验的“脑知识”取代了“心知识”的源头智慧,今天的人类文明就好象树叶仰望天空而忘了身后的树枝、树干、树根,忘了大地,更忘了种子的存在。源头思维与人文价值即是种子,源头即是人类的父母亲,没有种子就象没有父母一样,无论人类走多远都不可以失去源头,忘了来时的路,因为这种忘记即是智慧种族的真正死亡。

 

尽管如此,艺术并不能取代文字的教化与传导知识的功能,只是在人类意识与宇宙源头意识链接这个重要环节上艺术是唯一的途径,人类以后天的“脑知识”系统凌驾“心知识”源头智慧是人类的无知,也是人类人文意识混乱的关键原因,只有把源头智慧与文字知识的关系理顺人类的意识形态才不会混乱,因意识堕落而产生的所有苦难才会真正终结。

 

blob.png


 

六、艺术家不仅仅是知识份子

 

在人类意识形态领域中一直存在一种身份的混淆与误判,人们习惯把知识份子与艺术家混为一谈,绝大多数艺术家也分不清这种社会角色识別,人类的知识者只有“脑知识”与“心知识”两种,知识份子主要是“脑知识”的传承者,艺术家主要是“心知识”的传承者。

 

真正的艺术家都是先天拥有宇宙自然智慧的人,后天的学习只是技能与呈现手段而非源头智慧,他们的才华与智慧也都不是由学习“脑知识”转变而来的,他们的源头知识更不是人类文字知识,现实生活中他们不一定会拥有很多人类的文字知识,但他们天生拥有宇宙自然智慧,并且能以自己的天才方式传导这些智慧,这是上天赐予他们的灵魂能力,无一例外古今中外那些艺术天才们都是这样的人,一些天才艺术家拥有人类文字知识也是后天的,所以,艺术家与知识分子在获取智慧的途径上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而这种差异也导致他们在人文意识形态的不同。

 

从古至今所有知识份子都是通过长期学习掌握知识,尽管各人天赋不同,只要持之以恒最终都能融会贯通,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而他们所追求的理想人生都是入世改良社会,并非如艺术家是由天赋决定性条件然后再是努力,艺术家的专业工作是个人独立完成的,所以艺术家对社会系统没有太大依赖,他们追求融入自然独立自由的生活方式。

 

知识份子则全然不同,不管主动与被动知识份子都必须通过现实中的权力系统达成梦想,这种社会依附性是担当、同时也是知识份子的宿命,历史上极少数知识份子独善其身也是因为最终不能进入权力系统施展身手,孔明三顾茅庐才出山也只是一种姿态而非天性使然,历史上许多知识份子之所以身在自然也总是发出孤独忧怨之音,原因是他们内心一生期待王来呼唤,他们可以为知已者赴死,站在情感上来讲这种精神诚然可歌可泣,然后,所有生命都是非常宝贵的,上天又何曾赋予过谁有权力让他人为自己付出生命呢?!宇宙中真正的自由是对所有个体生命的尊重,并且互不奴役,任何伟大的事情都不足以奴役生命为代价,这就是自由的真正意义,纵观人类历史,千万年来的杀戮不止不正是源于丛林思想吗?!

 

艺术家是真正的自由者,也是自由法则的显化者,他们不喜欢奴役任何事与人,他们是唯一可以做到显化智慧而又不奴役他人的智慧者。他们在自然中才能找到快乐与永恒的生命意义,他们一生追求超越现实回归自然的自由生活,因此他们能与自然万物和平相处,更能与自己安静对话,他们的灵魂能够与自然万物沟通,他们以自己的灵供养万物之灵,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真正的艺术家可以享受孤独并完整地拥有生命与智慧,与知识份子相比,他们更能享受独处,生命状态更圆满,而只有每当身处人潮汹涌的荒芜俗世中他们才真正感到孤独。

 

人类是自然一份子,人,首先是自然人,然后再是社会人,今天的人类教育只讲社会化而完全切割了自然人这个源头部分,所以人一出生受到的教育便是凌驾于自然之上的狂妄,人对自然、对生命毫无敬畏之心。

 

天人合一,万物同源,彼此尊重,分工合作,互相共存这些自然法则只是人们生活中的口头禅,而不是教育中的一种系统知识,因此,今天的绝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骨子里并没有敬畏自然的意识,人类自有文字知识开始便追求建立一个脱离自然、以自己利益为中心的世界,并为这样的目的慢慢奴役这个了星球,今天,所有人也都活在了一个以个人利益为中心的自私社会中,只是,那么多的现代知识与规则也便没有让人类世界变得更好,关键就在于此,在于人类追求脱离自然合一关系建立的自私封闭社会系统,今天的人类世界系统看起来似乎合理有秩,但剥离自然合一关系的文明根本跟不上宇宙进化的脚步,一但宇宙变化人类世界这个小小算计将毫无抵抗之力而彻底颠覆,今天的人类面临的所有危机都是脱离自然的后果,只有回归自然、尊重自然法则才是人类的唯一生存之道,这也是在对待人与自然关系中艺术家与知识份子的本质不同。

 

blob.png



正是因为深层人文意识和价值观的差别,在人文艺术界中也存在“真艺”与“伪艺”之別,传统知识份子大多只是闲假之余赋诗作画、吟风弄月,这些书画文词歌赋大多除了抒发情愫,抚慰个人情绪没有太多真智慧。因此,传统知识份子的人文艺术只是一种情怀与粉饰身份需要,并非如艺术家一样出自内心追求自由和源头智慧的需求,因此他们的人文艺术同样因没有宇宙源头意识而无真正的人文价值。

 

知识份子一生追求勤王和社会改革,然而人的世界法则从来都是掌握在权力之中,权力本身即是控制,也是无法改变的现实,所以尽管千万年来知识份子前赴后继投身社会改革,但人类世界最终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好,从这个层面上讲艺术家的坚守最终才是人类的真正家园。



正是因为知识份子脱离自然的人文价值观,几千年以来的人类人意知识在发展过程中发生了根本性偏离,人文知识开始产生奴役人文价值观,这些后天知识隔离了人类的源头智慧,隔离意识与奴役人文观凌驾了宇宙源头智慧,这些奴役人文意识经过一些重要人物之手再编入人类知识系统中,严重的奴役着人类灵魂。有许多知识今天已经教材化,例如意大利政治家思想家尼可罗·马基亚维利《君主论》以及孔子为代表的儒家思想的王道精神,这些以把王权置于人权之上的奴役思想使人类意识更加堕落,这些至上而下的系统知识长期诱导人们,人的意识才慢慢接受了被奴役的现实,一些黑暗意识也顺其自然地成为人们信奉的生存法则,例如民族主义、权力论、金钱至上和成功学这些极其的负面黑暗意识以知识方式地植入了人的灵魂深处,它们完全破坏了人与宇宙自然的平衡关系,破坏了宇宙赋予人们的自由平等法则,这种力量实际是魔鬼意识渗透在人的知识系统中,实际是魔鬼通过系统知识在人的灵魂中复活了自己,千万年来在一些人的内心生根发芽,因此,人类至今并不知道地球上所有人类之间的伤害都来自于魔鬼意识对人灵魂的入侵。

 

群聚是人类的特征,也是群聚生命的生存需要,因此而产生的管理模式则是宇宙赋予所有人的权力,世间万物有各自的法则,人的法则是自由平等与爱,这也是宇宙赋予人类的自然法则,藉着管理而奴役人类是魔鬼的分身术,今天的人类信奉丛林法则,这是人类意识的黑暗选择而非上天赋予人的天性。老虎可以吃羊,那是上天赋予动物的生存方则,上天却没有赋予人奴役人的权力,因为这自由平等的智慧法则藏在每一个人的内心里。

 

自然之心不可无,自然之道不可离,自然之法不可丢,人类脱离自然建立的所有法则都将与自然冲突,也必将招之自然的报复,从知识系统来讲人类脱离自然的“脑知识”造成了人的意识堕落,这种堕落使得人类主流文化无法担当重启人类灵魂的使命,唯有回归自然“心知识”、回归内心的直觉体验,让生命回归内心的感知,让灵魂重新与宇宙万物链接,只有回到源头时人类才会真正感受到彼此的存在,人类才会真正的脱离千万年的苦难。今天的时代是宇宙归元期,也即是“心知识”时代的到来,生命意识将归元更新,文字形成的意识堕落也将成为过去,许多让人千万年来无法突破的困惑也将在此刻瞬间开悟,一个几岁孩童所感悟到的智慧可能超越过往的圣人和绝学,许多过往的真理和知识也将成为旧识,那些曾经让人们无法承受的体验与感受也将成为无足轻重的划痕。

 

今天的知识份子比普通人更需要意识觉醒与知识更新,因为知识份子最终是社会的主流力量,也是入世改革担当的角色知识份子灵魂的觉醒与否决定了绝大多数人觉醒与否,也决定了人类主流文明的发展方向,知识份子必须从过度依靠文字识別转变为依靠内心直觉,从过渡依靠“脑知识”转变为依靠“心知识”,利用文字知识传导真正的内心感受,使文字知识成为传导内心感受工具,让“心知识”成为真正的世界驱动力,使文字与文字知识成为生命飞翔的翅膀而不是负重。

 

 

blob.png


七、艺术是助灵魂觉醒的唯一力量

 

人类世界最终变好的关键是灵魂,而灵魂变好的唯有依靠“心知识”而非“脑知识”,“脑知识”设计的秩序再完美都只是秩序,生命不是秩序,秩序是为生命而存在,只有“心知识”才是生命的内在显化,“心”好人的灵魂才会变好,灵魂只通往“心”的途径,人心变好是人类世界真正变好的唯一根本,而这也是艺术家们一生追求的终极理想。

 

在人类意识形态领域中没有比艺术作品的传达更为复杂、接近宇宙源头意识,人类的意识形态领域只有艺术作品所传达的是全息意识,其它意识形态的传播皆受文字与文字知识的限制,人类今天的隔离也正是由诸多不同的文字语言所造成,文字与文字知识形成各自不同的文化之后更是一种绝缘。艺术家一生用心传导生命自然合一意识正是要打破这种隔离,正是这种超越文字来自源头的关怀,人们才会在一首曲子面前泪如雨下,在一幅画面前驻足长思,一首诗会让人终生难忘,真正的原因是艺术所传导了宇宙源头对生命的关怀,是宇宙愿望留给生命的终极关爱撼动了人的灵魂,所有人类文字知识在这种灵魂现场面前都暗淡无光,所有文字知识都只是对这种源头智慧的向往与描绘,人类灵魂堕落的真正原因是对艺术的源头智慧无知,人类所有苦难都来自于对生命源头智慧的无知。

 

所以,文字知识从来不是艺术家创作的源头知识,奴役意识的“脑知识”对于艺术家而言更多只是毒药,艺术家一生都在对抗来自现实的黑暗,即使在现实中承受无数的伤害与苦难,艺术家们最终只会选择离开黑暗让自己的灵魂更干净,只有灵魂干干净净才是他们活下去的理由,他们不会因为生活而苟活,也不会为艺术而艺术,他们只是因为灵魂的记忆太深刻,哪怕一万年他们也不会忘记灵魂使命,他们只为灵魂使命而活着,一些天才艺术家选择自杀的原因只是现世的灵魂意义已经失去了,他们选择来世,这便是“心知识”给予他们的生存法则。


blob.png


 

因此,对于艺术家而言要学的只是如何准确接收到宇宙意识、并准确的传达和呈现这种知识与智慧,做到准确无误的传达与呈现才是艺术家们一生修习的课程,因此除了专业技术的掌握,艺术家要修的只是灵魂感受的深度和广度、以及传达的精准,艺术家一生要学习的也是如何更准确呈现感受到的宇宙自然精神。

 

因此,所有真正的艺术家都会有一个共同的体验,那就是当进入创作状态的时候所有的理论知识都会用不上,所有的文字知识也都忘得一干二净,这时能够指导自己的只有内心那无法抑止、像泉水般的涌动力量,如女人临产一般,只有灵魂与身体高度合一的生产需要,这种力量是一种超越文字知识独立的心力,它来自宇宙自然万物,一点也不玄奥,就如手机接收信号,艺术家此时的身体与灵魂就是手机,作品只是作为承载接收了宇宙自然发来的信息,所以真正的艺术都只是人与宇宙万物之间的沟通通道,艺术家只是在使用“艺术”作为手段为人类传导宇宙“心知识”,正是这种意识体指导着艺术家完成作品而不是任何既定知识与理论的“脑知识”,任何关于艺术发生状态的文字与知识都只是对这种现场状态进行了描述与形容,这种描述与形容都不能替代艺术的现场意义,这种知识只是社会学层面的“艺术知识”而不是艺术本身,不可能拿来指导艺术家如何创作,更不能取代艺术家的灵魂宇宙源头信息,如果非要这样做就是凌驾,但是,真正的艺术家根本不吃这一套。

 

真正的艺术家接受到的宇宙信息也是永远无穷无尽的,他们一生都只是在向宇宙自然学习并接受着无尽的智慧,这些信息对于艺术家而言绝大多数都不是重复,真正的艺术家之所以一生都在创新的原因是他们一生都能接收到宇宙自然的信息、并能传达这些信息,这些信息不是人类有限的文字知识能够形容的,艺术家在使用文字知识时只是在作为一种沟通手段,历史上没有任何真正的艺术家是用文字知识教出来的,他们使用文字知识只是与人类交流而不是当成宇宙智慧来接纳。

 

无中无有的呈现方式是艺术特有的宇宙高等智慧,也是“心知识”的实证方式,真正的艺术家即是真正的觉悟者,他们传导的知识与智慧即是宇宙自然法则,这种知识与智慧也是人类最宝贵的精神体验,由于人类意识塌陷,二千多年来文字形成的后天知识隔离了人的宇宙源头意识,从屈原为代表的传统知识份子一直仰望苍天追问终极宇宙愿望,很多追问者自身即是天才艺术家,而他们真正想要追问的一切上天一直以艺术的方式回应着,真正的艺术家一直在传导着宇宙源头智慧,今天绝大多数的人们已经无法从艺术作品中感受宇宙源头智慧。这是人类意识断层所造成,是人类堕落的真正原因,也是人们过度使用文字知识、依靠“脑知识”所造成的意识堕落,而修复的唯一办法就是让生命重新回到“心知识”至“脑知识”的表述原状态,艺术的内心体验方式是唯一修复手段,也是唯一可以助灵魂觉醒的自由力量。

 

 

blob.pngblob.png


八、人类的终极出路在于“灵魂”觉醒

 

无论什么样的力量干预了人类的进化,对于人类而言,地球上最终只有人类一个种族智慧,因此,地球上所有的人类之间的伤害都是手足相残,所有的战争都是自相残杀,如果彼此因为误解而发生过的流血牺牲,那么它的意义也只是提供了反思而不是升级成为彼此的仇恨,这就是人类要坚信的源头意识之一,今天的人类却完全相互生活在隔绝中。

 

正因为肤色、文字、语言这些外在因素所形成的差异,千万年来人类一直视同类为异族,自相残杀并把同类相残的邪恶意识上升为民族文化,把杀人者描绘成英雄,人类之所以信奉这种魔鬼法则,是千万年来自身灵魂异化并慢慢遵循了魔鬼法则。有的人灵魂沦为魔鬼的帮凶,在过去的年代中这些邪恶知识传播受到生产方式的约束,它的传播往往时间漫长还要披上美丽的外衣,在人类进入现代文明后这些邪恶知识开始变得失控,战争与杀人的手段也已升级到极限,只是绝大多数的人类依然觉得与自己无关。

 

麻木是现代人的最大特征,也是魔鬼的障眼法,更多是人类远离自然后的退化,源自彼此都坠落在“脑知识”的算计意识陷阱中,源自大家都在用计算的方式来对待生命,对待自己。这种局面如同大家同坐一条船而力气都不往一处使,最终也将同归于尽。

 

一些魔鬼知识和法则今天已经完全合法化,在高度商业文明包装下的一些魔鬼法则直接赤裸裸的成为现实法则,例如拜金主义以及拜金所依附的吸血产业公然成为全社会的主流,全球的主流媒体都失去职业操守,成为吸血拜金产业的帮凶,他们放大这些魔鬼知识和法则效应并极大伤害着人类基础文明的底线,因此,今天的一些主流意识和人文价值观完全是对生命源头的扭曲和污染,只要有一天人们不在人文意识的源头上对这些魔鬼知识进行清除,那么人类的后代也将得永远得不到安宁。

 

人文意识的根本是“心知识”,文字知识系统是“心知识”的传播载体,由于人类今天完依靠“脑知识”而导致人文知识份子沦陷在知识的监狱中,因为求知的本能让许多人文知识份子误入陷阱,他们不仅奴役了自己、并同时以知识奴役着他人,作为智慧生命他们既是受害者同时也是迫害者。古今中外都可以找到许许多多这一类的所谓大师、名家、名人,这些人自身深陷意识监狱却不断把他人拉进这个监狱,正是这些人的奴役人文价值观导致人类文化源头一直被污,生活中许许多多艺术天才因为在现实中无法与这个知识系统抗争而最终放弃了艺术,也有许许多多的有“心”人被这些所谓的“知识”夺去了“心”,从古至今奴役人文意识和“脑知识”猎杀了无数艺术天才,也熄灭了无数本应发光发热的心,这些许多人与那些本应成为天才艺术家的坠落实际是人类的共同损失,这种损失所造成的后果是人类与宇宙源头智慧越来越远。

 

 对于艺术家而言不是知识无用,而是无用混乱的意识与“脑知识”完全无用,只有那些来自宇宙源头的智慧能够启示艺术家的心灵,奴役思想和“脑知识”对于艺术家来讲不但无用而且祸害无穷。对于人类而言灵魂才是触摸宇宙智慧的唯一途径,灵魂也是呈现宇宙意识的唯一载体,唯其灵魂觉醒才人类的终极出路,人类千万年的历史只是与宇宙失去链接的片段,人类意识与宇宙的关系在这段时间是失忆状态,由于今天的人类意识塌陷在三维线性时空,所有的学科都无法把“心知识”这个根本性问题说清楚,这是人类作为智慧生命的悲剧,也是人类觉醒的障碍,“心”即是生命的种子,“心知识”即是传播种子的机器,种子的意义在于发芽,生命的意义在于繁衍,这是上天赋予种子与生命的意义,所有经历过的苦难与流过的泪都是种子和生命生长必须承受的过程,最终都会开花结果,但如若人们永远不能明白种子与生命的根本意义,那么人们所受过的一切苦难都将毫无价值,人类也将一直在旧世界轮回体验虚假人生。

 

blob.png

 

结束语

 

二十一世纪是人类数千万年来最重要的时期,人类或许最终将开启“心知识”时代,也许选择了另一个时间线,然而,不管人类有着怎样的命运,宇宙源头意识都不会改变,宇宙的“心”更不会改变,宇宙的“心”是万物之心,人类的“心”即是宇宙心的延续、也是宇宙“心”的拷贝,从这个角度看人即为“神”,“神”即为人,“心”是宇宙起点也是终点,“心知识”是追求宇宙愿望唯一途径,也是万物的链接点,宇宙“心愿”既是宇宙愿望、也是人类终极梦想,而追求与宇宙心愿合一是人类终极愿望,也是唯一梦想,因此,人类无论选择什么样的文明有着什么样的宿命,实际一切早已注定,而在人类所有意识形态领域中,艺术是人类意识与宇宙意识合一的唯一通道,也是真正的“心知识”,艺术作品中的意识矩阵是宇宙心愿的直接呈现,人类目前的能力还无法提取艺术作品所呈现的宇宙源头智慧,因此“艺术”至今只是用“心”陪伴着人类,艺术家用“艺”守护着“心”,相信人类最终会读懂艺术的“心”,也能掌握运用艺术的“心知识”,而那时人类已经是另一种状态,另一种文明。

 

音乐,视觉,诗歌这些艺术作品所呈现的意识矩阵是宇宙愿望的直接显化,千万年来宇宙愿望至今一直以艺术作品矩阵方式呈现,二十一世纪的意识科学即是解密艺术作品的宇宙意识矩阵,这是人类真正巨变的开始,也是数十万年自工业革命以后的人类最重要变革,人类将重新认识宇宙和生命,重新认知“艺术”。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