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画廊
首页 >> 艺术前沿 >> 前沿阅读 >>主动聆听「艺术史」外未闻之声: Iannis Xenakis以图像创作声音
详细内容

主动聆听「艺术史」外未闻之声: Iannis Xenakis以图像创作声音

blob.png



主动聆听「艺术史」外未闻之声:

Iannis Xenakis以图像创作声音



「欢呼声的交互碰撞、带有硬壳的雨点、或夏季众蝉的鸣唱……这些声音事件皆由万千个单音构成,多重的点状声音被可视为总体,是个全新的声之飨宴。」

——扬那斯‧桑纳奇斯(Iannis Xenakis) 


建筑、视觉艺术和声音艺术的界线,在一世纪前为扬那斯‧桑纳奇斯跨越。洛杉矶当代美术馆2011年初的展场悬挂著超过60幅密密麻麻的草图,乍看无甚吸引人视觉效果的初稿,有些和建筑规划类同的草图竟是曲谱,这是对当代声音艺术颇具革命启发性的艺术家扬那斯‧桑纳奇斯回顾展,他的手稿潜藏著影响一世纪声音创作的颠覆和启示。


不怕错误的实验:图像作曲 


此回顾展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呈现桑纳奇斯的思考原型。生于1922年的桑纳奇斯大部分创作(不论声音或建筑)都透过纸笔构思,由于本展览是一世纪以来首次大型回顾、并陈呈现桑纳奇斯的多幅手稿,不论是建筑图的初稿、或声音创作的构思架构、或他对声音单位(音符)的重组构思过程,揭露一位前瞻思考者对声音艺术的领悟,手稿呈现前卫艺术概念思考的原型:桑纳奇斯当年也始料未及会在数十年后呼应电子音乐的作曲方式,也启示新锐艺术家将音乐/声音创作转换为图像式的思考。 


横跨建筑、音乐、声音、视觉、听觉……等界域的创作观看似令人难以理解,但回溯桑纳奇斯创作过程所经历的时代,特别是他生于「噪音艺术」宣言后的时空,可以想见当时欧陆前卫艺坛的思想流变。1913年义大利未来派艺术家路易吉‧卢梭罗 (Luigi Russolo)提出「噪音艺术」宣言(Art of Noise)时,被当时古典乐界啻为无稽之谈,此宣言却打开了人们的听觉侷限,古典音乐不再是唯一「可听」之声,「噪音艺术」为日常随处可闻的工业机械声正名,纳入艺术创作元素。


「噪音艺术」宣言提出九年后,桑纳奇斯出生于希腊,在声音创作在欧陆已被打开一扇窗的环境中,专攻土木工程建筑学科的他实验性地运用数学概念、机率模式在声音/谱曲形式中,还将巴哈的作品用数理几何公式改写,他的创作就像作实验一样的不怕尝试错误,这在当年看似不可理解的作曲法,却呼应了数十年后才有的电子音乐的创作方式。  


理想的苦味与开出的奇葩:「菲利普馆」 就像历史上的革命创见者,桑纳奇斯本身有坚持理想不与环境妥协的反骨性格,这从他早年的创作生涯适逢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加入左派「国家解放组织」(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可看出,这也反映在他与众不同的声音创作。虽然反骨性格让他备受战争的折腾,再参与左派组织无数的抗争和战役使他的脸面重弹、还失去左眼,最终奇蹟式地生还。但在战时坚持创作的他不与时代妥协地于1947年赴法国巴黎师从形式主义大师柯比意(LeCorbusier)学习建筑并担任其重要的设计助理。在没有音乐背景只有兴趣的情况下,他被当年许多音乐名师拒收为徒, 1951年才遇到了解他创作潜力的知音梅湘,桑纳奇斯得以持续两年不辍地学习和絃及对立音阶。在他突破性地加入数理逻辑,以及开创图像思考声音的构组,加上取材于家乡希腊的民谣,让他的风格跳脱当时代(战后)的思考束缚。 他融合本身两项专业:建筑与音乐的作品,可以用今年洛杉矶当代美术馆的桑纳奇斯回顾展海报的「菲利普馆」为重要范例。


「菲利普馆」与其说是因应1958 年比利时布鲁塞尔万国博览会所建,不如说是桑纳奇斯与柯比意(Le Corbusier)所合作的跨声音、光线、影像、艺术的综合展场。这个尖锥形空间,有著特殊设计的入口及密度集中的窗户,强调空间与光影、光线的投射关系。桑纳奇斯还邀请前卫作曲健将艾德格‧瓦瑞斯(Edgar Varese)在空间中创作电子诗(Poeme Electronique)。诗本身长达八分钟,但偶而夹杂轰然如抱弹的声响,实验性的声波由350个环场的扩音器播出,传达对人类历史的回溯与对战争的控诉。?面上有著桑纳奇斯和柯比意共同构思的色彩、光线投影和太阳、月亮、星星、云朵及动态影像放映。在创新结构的菲利普馆裡,?茁隹占涞谋硌菔歉霾徽鄄豢鄣目缌煊虼笮妥爸帽硌荩200多万参观人潮,而桑纳奇斯作为主要执行者负责的角色就像当代的策展人。 


「听众主动」的聆听经验 


洛杉矶当代美术馆呈现的不只是桑纳奇斯的手稿,或他对传统音乐创作的颠覆,而是更超脱的涵融:从他专精的数学、建筑的理性概念,整合到音乐原本以音调、感性谱曲、突破作曲日渐僵化的制式结构。五○年代早期桑纳奇斯研发出用计算机控制的作曲机UPIC,将点、綫条、图形变成单音、声符、合声,「画」出声音的创作。桑纳奇斯将每个「音符」(或说「声音单位」更为洽切)「视」为点状单位;由点构成线、由线构成面,用图形来表现「曲谱」(或说「声音作品的结构体」更恰当), 刺激人们过去对音乐作曲仅因循传统惯性、用调性和旋律创作古典音乐外的另类「作曲」(或说「结构声音」)观念:挑战过去人们作曲不会想到的视觉构成。桑纳奇斯除了将音乐创作转换为「声音」的艺术,又把听觉艺术跨越到「视觉」层面,跨越到建筑结构,也跨越了理性和感性思维、左右脑的思考逻辑。以传统古典音乐训练外的专业进入声音、听觉艺术的创作,他的作品并不是作曲家或声音艺术家主导,而是类似当代艺术的观者主动观看一般,桑纳奇斯的作品启发「听众主动」的全新聆听经验。 这从1953年桑纳奇斯的代表作:管弦乐曲《转换》(Metastaseis)的草图,可以看出、并听出他将资料处理设备(如计算机)应用于音乐创作,并援引数学、机率和建筑工程理论,将声音视为粒子单元,再重新繁複构筑,形成绵密的云絮般的声音质感。此外,从桑纳奇斯的作品全为希腊文,也可看出他身居法国但仍坚持的文化血缘,特别是在中古世纪时期,欧洲作曲家的灵感大多源自希腊(桑纳奇斯的家乡)和基督教的古典抽象符号,这种以符号来作曲的概念在中古欧洲即有,但在十八世纪启蒙时代后即逐渐被取代,桑纳奇斯潜意识的观念溯源、加上现代的建筑学背景训练,令他开创出以数字、符号为基础的解构传统音乐的「声符」,结合声音构造的透析重组,而发展声音/听觉艺术。 艺术的独立性格:自主观看/聆听 ?管卢梭罗提出「噪音艺术」宣言已将近一世纪,但相较于视觉艺术和表演艺术,以启发听觉的声音艺术至今仍是一门相当年轻的艺术类项,可以想见桑纳奇斯当年在坚持创新观念的热望超过绝大多数人的想像与认知;但真性情的艺术家往往不妥协地做出令他同时代的人们讶然或无可理解的创作实践,直到数年后为世人理解时,才证实了此艺术家为敏锐的观念先行者(forward thinker)。


在桑纳奇斯师从梅湘之前,他被当时很多的音乐名师拒收,孤独创作多年直到1957年桑纳奇斯获得「欧洲文化基金会」(European Cultural Foundation)奖项才让他长期坚持的理念首次得到大环境肯定。但即使在一世纪后洛杉矶当代美术馆回顾桑纳奇斯的创作手稿的今天,他以图像思考为声音谱曲、打破传统音乐结构的思维仍然先进,但更重要的是揭示一位前驱者的创作态度:在少有知音支持之时坚持「声音艺术」理想雏型、「主动聆听」传统音乐之外的声音。正如当代艺术家对「主动观看」的持守,才能超越既有势力的西方/正统艺术史盲点外未见之事物,为人类的视野打开更广阔的光谱。


注释:

 [注1] “The collision of hail or rain with hard surfaces, or the song of cicadas in a summer field. These sonic events are made out of thousands of isolated sounds; this multitude of sounds, seen as totality, is a NEW sonic event.” 


文章转载自:SoundWatch2007 http://blog.roodo.com/soundwatch/archives/15728677.html

(今艺术,文/郭冠英. From ArtCo Monthly Magazine, March 2011, by Gwen Kuan-ying Kuo, picture© Iannis Xenakis, deSingel International Arts Campus)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