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画廊
首页 >> 艺术前沿 >> 前沿阅读 >>约翰•杜威 : 艺术不是文明的美容院
详细内容

约翰•杜威 : 艺术不是文明的美容院

PARK19前沿阅读


 

1459844761438860.png

约翰·杜威(1859-1952),美国哲学家,美学家。一生著述甚丰,涵盖哲学、科学、艺术、宗教伦理、政治、教育、心理、逻辑、社会学、历史学和经济学诸领域。推崇经验自然主义哲学。其美学代表作《艺术即体验》被视为20世纪最重要的美学著作之一。主要哲学著作有《哲学的改造》《经验与自然》《确定性的寻求》等。


约翰·杜威是实用主义的集大成者。一位评论家说他是“实用主义神圣实用主义神圣家族的家长”(M.怀特)。如果说皮尔士创立了实用主义的方法,威廉·詹姆斯建立了实用主义的真理观,那么,杜威则建造了实用主义的理论大厦,使实用主义成为美国特有的文化现象。





艺术不是文明的美容院


约翰•杜威




艺术,绝不是一个人向另一个人表述,只会向人类表述——艺术可能会以间接的方式讲述一个真理,这一切所作所为都会使得思想得以产生。


《英国大宪章》对盎格鲁·撒克逊文明来说,在政治方面具有稳定作用。即使如此,这也是通过想象给予的意义起作用,而非通过其文字内容起作用。文明中既存在转瞬即逝的因素,也存在持久的因素。


对于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可能是对于所有历史学者而言,“光荣属于希腊,宏伟属于罗马”这一表达,总结了这些文明的主要内容。对于所有收集古文物者而言,古埃及的重要特色就是其纪念碑、神殿,以及文学。在文明传承的过程中,文化传播的连续性主要是由艺术来决定的。对我们而言,特洛伊只在诗歌中,只在从废墟中恢复的艺术作品中活着。米诺斯文明如今是其艺术的产物。


异教的神和仪式都已成为过去,一去不复返,却仍存在于现在的一些环境中,如火焰、长袍和节日中。如果字母是为这一目的,即为方便商业事务而设计的,不发展成为文学,它们仍会是一种技术设备,而且我们也可能会生存在比我们野蛮祖先的文化层次好不了多少的环境中。远古的事情,现在就都被遗忘了。


这些活动是与最强烈、最易理解、记忆最长久之经验的需要和条件相一致的,因此,艺术存在于这些活动中。虽然审美的线索无处不在,但是这些表达的不仅仅是艺术。


QQ图片20160405162906.png


我们认为雅典能产生优秀的史诗与抒情诗、戏剧艺术、建筑和雕塑。正如我论及的那样,为艺术而艺术的思想,不会得到充分的理解。柏拉图对待荷马和赫西奥德的作品的严肃性,似乎有些过了。然而,这些人可以在道德上教导别人。柏拉图要求对诗歌和音乐进行审查,是艺术对社会和政治产生的影响的证明。


亚历山大时期艺术的衰落及其退化到远古艺术模式的糟糕模仿,这一事实就是伴随城邦消失和联合帝国出现的公共意识丧失的标志。涉及语法、修辞学的艺术和教养取代了创造的地位。与艺术相关的理论表明发生着一些重大社会变化。我们不是要把艺术与社群生活的表现联系在一起,我们把自然和艺术之美看做对一些超凡现实的共鸣和提示,这些超凡现实超越社会生活,也超越了宇宙本身——这是随后所有理论(这种理论认为艺术是从经验中引入的)的最终来源。


教会对艺术这种额外的审美效果的充分意识,表现在其控制艺术的努力上。因此在公元787年,第二次尼西亚会议正式颁布法令:“宗教背景的实质并不是要由艺术家的主动性来处理;这源于天主教会及宗教传统规定的原则——艺术性本身才是属于画家的;其结构和安排是属于牧师的。”[援引自李普曼的《道德序言》]柏拉图要求进行的审查占据了统治地位。


QQ图片20160405163025.png

每一种文化都有其共同的特质。正如制作出艺术作品的个人有个性一样,这种共同的特质会对所产生的艺术留下永久的记号。这就好似南太平洋岛屿上的、北美印第安人的、黑人的、中国人的、克里特人的、埃及人的、希腊人的、希腊化时期的、拜占廷人的、穆斯林人的、哥特式的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的表现方式,都具有真实的意味。这样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即这种共同的文化起源和作品的含义。


休姆先生他说,“艺术不能以自身来获得理解,但我们要把艺术看做调整人类与外在世界过程中的一个因素。”从集体文化对艺术作品的创作和欣赏产生的影响来说,艺术是一种深层次调整态度的表现,一种潜在的一般人类态度的观念和理想,一种作为文明特征的艺术和谐地进入遥远且陌生的经验中最深层次之因素的方式。通过这一事实,他们的艺术性对我们自身的人性含义也由此得到解释。


我们从过去的文化中继承了很多。希腊科学与哲学、罗马法律、犹太来源的宗教,对我们现有的体制、信仰、思维和感受方式的影响,对我们来说很熟悉了,这一点不必赘述。在这些因素的运作上,有两种力量加入其中,其起源稍微晚一些,但在现代纪元中也组成了我们的“现代”。它们就是自然科学和它通过机器且使用非人力的能量,在工业和商业方面得以应用。结果,艺术在当代文明中的位置和作用问题,要求关注它与科学的关系,以及与机器工业的社会后果的关系。


QQ图片20160405163106.png

重现文明中的艺术的有机位置问题,正如与重新将我们过去的遗产、关于现在知识的洞察力,组合进一个连续综合的想象性结合之中的问题。


科学趋向揭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其内在意义得到实现。因为人愈接近自然,愈明白自己的冲动和想法是内在自然作用的结果。在这重大运作中,人性往往按此原则进行活动。这一活动得到科学的智力支持。对自然与人关系的感受,往往以某种形式,成为触发艺术的精神。


科学在现今文明最直接、最普遍深入的存在,出现在它的工业运用中。我们在这里找到一个比科学本身更严重的问题,关乎与艺术、现今文明及其前景展望之关系。


1459845089559530.png

不管是艺术还是文明,只要艺术是文明的美容院,就都不可靠。大城市里的建筑为什么对于完美文明这般毫无价值?原因既非缺乏材料,亦非缺少技术能力。然而,因为缺乏想象力,贫民窟和富人公寓都在审美上使人厌恶。在其中使用或不使用土地的目的,都是为增加利润,这种经济制度决定其特性。美的建筑可能偶尔在土地摆脱经济负担之前盖起来,然而,能称为高贵文明的一般建筑结构,没什么希望出现。对建筑物构成的限制,亦能间接影响许多相关的艺术门类,而对我们生存和工作于其中的建筑物构成影响的社会力量,影响了全部的艺术门类。


如果提供安全和力量的政治艺术和经济艺术,没有对文化起决定作用的艺术繁荣伴随,就证明不了人之生活的富足充裕


野蛮人或文明人,都因其参与的文化获得其存在,而非因其本身的身体特征。艺术的繁盛是文化性质的最后尺度。


艺术就是使这种巩固过程生效的力量。拥有心灵的个体逐渐消逝,这些意义得到客观表现的作品会持续下去。


----------------------------------------------------------------

PARK19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

-----------------------------------------------------------------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