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线画廊
首页 >> 艺术前沿 >> 前沿阅读 >>海德格尓:艺术作品的本源
详细内容

海德格尓:艺术作品的本源

PARK19前沿阅读


 

1459843605682977.png

《不能诉说的历史》纸本水墨 80CM×110CM 田亚平 2003年



艺术作品的本源

文\海德格尔




一石头朝下沉坠从而显现自己的沉重。但在这种沉重向我们施加压力时,它 阻碍了我们对它的任何穿透。如果我们力图通过打碎石头而穿透它,它的碎片里却从来没有显出任何内在物和被敞开的东西。这石头马上又移入其同样笨拙的压力和 其碎片的决状。如果我们试图以另一种方式把握石头的沉重性,把石头放在天平上,我们只是把这种形式改变成一计算重量的形式。石头这种也许非常明确的规定 保存了一数字,只是其重量的承载却在我们面前消失了。色彩闪耀而且只是要求闪 耀。当我们用理性手段以波长的计算来分析它时,它已经远逝了。它唯有处于非显 露非解释的情况下,它才显现自身。大地因此毁灭任何穿透它的可能。它导致任何 只是强求计算的东西走入消亡。这种消亡也许以自然的技术--科学对象化的形态给自 己罩上支配和进步的假象,但是,这种支配只是处于思想的软弱。大地自身作为敞 开在的澄明,唯有当它被看作和被保存为那凭天性是无法敞开的,那从任何敞开抽 身而回并保持自身的归闭。大地的万物和大地作为整体,汇聚一起且相互一致。但是这种汇聚并非使其轮廓模糊不清。这里流着小溪,自在宁静,它界限的设置,使万物在其存在中现身。因此,在这一自我归闭的物中,那里是同样自我不相识的。大地的本质是自我归闭。显现大地即将它作为自我归闭者进入敞开之中。


"在真理之中"意味什么?真理是真实的本质。当我们言说本质的时候,我们在 思考什么?这通常看作是那真实的万物所共同拥有的特征。这本质在一般和普遍的 概念个显现。这概念表述这样一种特征,它中立地把握了许多事情。不过,这种中立的本质只是其非实质性的本质。那么,什么是事物包含的本质性本质呢?大概它只依存于存在者在真理之中。物的真正的本质性的天性出其真实的存在所决定,由每一个存在者的真理所决定。但是我们现在的追寻并非本质天性的真理,而是真理的本质天性,这因此表现为荒谬的纠缠。这只是好奇或者仅仅只是一概念的游戏的 空洞的诡辩法,或者它只是--一个深渊?


我们关于真理本性的知识是微小和模糊的。我们允许自身使用这个基本语词 时的粗心便显现了这一点!真理通常意味这个或者那个特殊的真理,此即意味:某 物是真实。在判断中结合的认识便是这种情况。当然,我们不仅称谓一判断为真 实,而且也称谓一物为真实,如真的金子相对子假的金子。真实此处意指真正的实 在的金子。"实在",这里是表述什么呢?对我们而言,此即处于真理之中。真实即 与实在相符,而实在则是处于真理之中。这一循环又重新闭合了。


QQ图片20160405161205.png

《宇宙之鹰》布面油画 100CM×100CM 蒋安平 2013年


真理意味着真实的本性。我们通过追忆古希腊的"无蔽"(即存在物的显露)来 思考这种本性。但是这能充分规定真理的本性吗?我们进行到最后不是一种语词用 法的交换(以显露代替真理)作为事实的规定?当然,我们不会越过名字的交换, 只要我们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才能迫使真理的本性在"显露"一词中说话。


真理的本性作为无蔽决非在古希腊的思考中得到仔细思考,也非在此后的,更非在追随的哲学中得到思考。作为思想,显露是在古希腊存在中最遮蔽的事物, 尽管从很早的时候始它决定了万物现身的存在。


但是,为何我们没有仅止于迄今为止我们熟悉已达数世纪的真理的本性呢?长 久以来,真理意谓着知识和事实一致或者相符。然而,事实必须显现自身为事实, 以便认识和构成和表达知识的命题能够符合了事实,以便事先事实能约束命题。事 实如何显现自身,如果它不能自身在遮蔽中显露?如果它自身不立于敞开之中的命 题是真实的,凭借于它符合显露,符合那是真的东西。命题的真理总是而且全部只 是这种正确性。真理的批判概念,自从笛卡尔以真理作为确定性开始,只不过是真 理作为正确性的定义的变形。我们对这种真理本性十分熟悉一一(在描述中的正确 性)--它作为存在者的显露与真理一起沉浮。如果此处和它处,我们认为真理是显 露。我们并非仅仅是在古希腊语词更准确的翻译中寻找避难所。我们在思索真理本 质的基地是何,这种真理的本质对我们是如此流行以致其意义已经耗尽,它作为一 种正确性是无法把握和思考的。当然,我们偶尔勉强承认这种东西:为了理解和证 明-命题的正确性(真理),人们自然会真正返回于已经显明的事物。这种前提的确 是无法避免的。只要我们如此地谈论和相信,那么我们总是将真理只是理解为正确性,当然,它仍然要求一个前提,我们刚才就这样做了。天知道如何和为何。


1459844004742733.png

水墨 谢太果


但是,并非我们把存在物的显露作为前提,而是存在物的显露(存在)使我 们进入了存在的这种状态,即在我们的表象之中,我们总是追踪显露。不仅知识自 身所取决于的某物必须是已经以任何一种方式显露的,而且整个取决活动的领域和命题与事物相符的要求本身,都必须作为整体已经发生于显露之中。随着我们正确的描述,我们将成为无,并且我们将不再假设这一前提,即已经存在我们自身所决定的显明之物。除非存在物的显露已经向我们展示,将我们置于一光照领域,那里,每一存在物站立起来并退离。但是,这是如何发生的呢?真理的发生如何作为这种显露呢?不过,我们首先 必须更清楚地说明什么是显露自身。


物存在,人存在,礼物和牺牲存在,动物和植物存在,器具和作品存在。这 都是个别的存在物,立于存在之中。注定在神性和反神性之间的遮蔽的命运通过存 在。这是人在存在中无法掌握的,它只有一点能为人得知。熟知只是大概,精通只 是靠不住。所是的东西,并非如它们过于轻信的那样是我们的制造物,或者只是我们心灵的产品,当我们把它作为一整体观照,那么我们似乎便把握了一切所存在的,尽管我们的把握是粗糙的。


然而,超过这所是,并非与它远离,而是在它前面,那里依然有同样产生的 事物。在存在物中间,作为整体的敞开发生了。这是澄明光照。根据所是和存在的思想,这种澄明大大超过了存在者的深度。这一敞开的中心,因此不是由所是环绕着,不如说,这一光照中心的自身包围丁所有的东西,如我们几乎不知道的虚无。



1459844241399692.png

《下坠中的石头》布面油画 130x170cm  姜绥吾 2011年



那所是唯一可能作为一存在者,如果它立于并凸现于在此澄明所照亮的东西 之中。唯有这种澄明允诺和保证我们人类走过那些不是我们自身的存在物,而接近 我们自身所是的存在物。由于这种澄明,存在物在某一变化的程度上显露了。但是 存在物仅在所照亮的范围内也会遮蔽。我们遇到的每一存在物和每一遇到我们的存 在物保持着与现身的荒诞的对立,因为它总是同时在--遮蔽中隐退自身。存在物 立于自身的澄明同时是一种遮蔽,然而,遮蔽以两种方式占据于存在物之中。


存在物拒绝其自身走向我们,一直到其一个而且显然是最少的特征,这种特 征是我们最容易触及的,当我们能说存在物是它存在时。遮蔽作为拒绝不简单是和 不仅仅是在任何给予情况中知识的限制,而是所照亮的澄明的开端。但是,遮蔽, 考虑到另一种情形,当然也同时产生于所照亮之中。某一存在物将自身置于他物 前,某物企图掩盖他物,前者遮住后者,少数阻碍多数,一物否定全体,此处这种 遮蔽并非简单的拒绝,相反,一存在物显现了,但它作为他物而不是自身显现。


这种遮蔽是一种掩饰。如果某一存在不冒充其它存在,那么,我们将不会对 存在物出错和有错误性的行为。我们将不会误入歧途和越境,而且特别不会越过我 们自身。一存在物能因其外貌而欺骗,这只是我们可能受骗的条件,而非相反。


遮蔽能作为一拒绝或者仅仅只是掩饰。我们不能完全确定何为此何为校。遮蔽掩盖和掩饰了其自身。此即意味;敞开立于存在物之中,澄明,并非一刻板的舞台,伴随着永远的启幕,在此舞台上,存在物的戏剧完成其过程。不如说,澄明只 是作为这种双重的遮蔽。存在物的显露--这并非只是一种实存状态,而是一种发 生,显露(真理)既非存在物意义上实存物的属性,也非某一判断的属性。


QQ图片20160405162147.png

《灵光之一》纸本水墨 45CM x 46CM 王松柏 2005年


我们相信我们所处的亲近之处即在于存在物的最邻近的地区之中。这种存在 物是熟悉的,确定的和平常的。拒绝和掩饰双重形式的持续的遮蔽,仍然穿过澄 明。在根本上,平常并非平常,它是超常的、神秘的。真理的本性作为显露,由一否定得到彻底贯彻。但是,这一否定并非缺点和错误,尽管真理会是完全的显露,使自身去掉万物的遮蔽。如果真理能如此完成,那么真理将不再是它自身。这种否认,通过双重遮蔽的形式,属于作为敞开的真理的天性。真理,就其本性而言,是非真理。我们以此方式安排事实,是为了用一种也许是令人吃惊的尖刻使人们注意:这种否定以一遮蔽的形式属于作为澄明的敞开。然而,命题"真理的本性即非真理",并非试图指出,真理在根本上是一谬误。它也不是意味真理不是自身,而是根据辩证法的观点,它总是其对立面。


真理正好作为自身而发生,此在于遮蔽的否定作为拒绝才是所有澄明的永久源泉,但是作为掩饰,否定却给予了所有澄明难以取消的混乱严重性。遮蔽的否定试图指出,那属于澄明或光照与遮蔽之间真理的本性的对立。这是基本冲突的对立,真理的本性在其自身是一本源的冲突,在冲突中,开放的中心实现了。在开放的中心中,所是出现和由此它将自身返回于自身。


敞开发生于存在物之中。它展示了我们已提到的基本特性。世界和大地属于敞开。但是世界并非只是简单的澄明的敞开,大地也并非只是简单的遮蔽的归闭。不如说,世界是基本指导方向和所有决定依照的道路的澄明。任何一种决定都将自己建基于没有掌握的遮蔽的混乱的事物。否则,它将不再是决定。大地,并非只是归闭,不如说,它们为自我归闭而敞开。世界和大地总是内在地和基本地处于冲突之中,本性上是好战的。唯有如此,它们才进入了澄明和遮蔽的斗争之中。


  大地通过世界凸现,世界将以大地为基础。只要真理作为澄明和遮蔽的基本 斗争而发生。但是,真理如何发生?我们答道,它以几种基本的方式发生。真理的发生的一种方式便是作品的作品存在。建立世界和显现大地,作品是那种斗争的承 担音,在斗争中存在者整体的显露,真理产生了。


  真理发生于在神殿站立于其所是的地方。这并非意味着某物被正确地描述和提供于此处,而是作为整体的所是,带到了敞开之中和抓住此处。抓住最初意味着管理、保持、照顾。真理发生于凡高的绘画之中。这并非意味着某物正确地描绘,而是在鞋子的器具存在的展示之中,作为整体的所是(在其冲突中的世界和大地) 达到其敞开。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